小白凉吖。

太湖甜甜蜜蜜长长久久!!!

【泛舟太湖度良辰】10:30·重逢

上一棒: 10:02 @久崎原Jzzz 

下一棒: 11:30 @柠檬成精了诶 


00

       “分手吧。”

       那天的天很蓝,没有下雨。胡良伟从棚里面回来,有些意外却也理所当然的,听到了陈张太康的这句话。

       他好像是答应了的,他记不清了。


01

       他们在一起两年了。

       好像没有很长,但其实也已经很长了。

       至少分手之后的胡良伟觉得,这段日子长的像是已经陪伴着走过了他的一生。

       胡良伟看着空荡荡的家有些发呆。他早预料到这一天,在太过熟悉而变得理所当然之中,他察觉出陈张太康一天天变得对他冷淡起来。

       堆积的漠不关心,把他的心也打凉了。


       怎么会走到走一步呢?

       胡良伟不知道,他们明明只是好生生的工作,好生生的过日子,好生生的…越走越远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会接他回家、给他做饭、无条件的接纳他一切无理取闹和胡言乱语的陈张太康,消失了。

       好像是有一个过程的。但那段日子胡良伟太忙,根本腾不出时间细想。等他真的察觉到的时候,陈张太康已经不太回家了。

       他打电话给锦鲤,想问问他的情况。

       “你说太康?他啊,最近挺忙的,也没怎么来公司,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小胡你不知道吗?”这是他第一次问时锦鲤的答复。

       他匆匆挂掉了的话,不知该作何感想。他该知道吗?……啊,好像确实应该的。但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他转而给陈张太康打电话。

       …和前几通电话一样,无人应答。

       胡良伟不明白。

       那天晚上陈张太康回家了,胡良伟很想质问他最近到底在做什么,在搞什么鬼。

       但陈张太康只是如同平常一样,温柔的理了理他额前散落的头发,轻轻的亲吻他,把他准备好的所有话都吞没了。

       第二天他醒来的时候,早餐还热着,但人已经不在家中了。

       

       “太康?…小胡你别多想啦,好好工作吧,不用担心他!等他来公司我帮你说说他啊!”这是他第二次问时锦鲤的答复。

       很显然,他们好像有什么在瞒着他。

       但是他们不说,胡良伟不愿意问。他不想得到那些他可能不愿承受的答案,哪怕他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多。

       这天晚上,如他所料,他又在家中看到了许久不见的陈张太康。他看着他忍了忍,没能忍住,很伤心的哭了。

       他心里很清楚,他们的爱情已经开始同残月般变得朦胧模糊、褪色。他其实很不甘心,他想问问,他哪里做错了吗?

       …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陈张太康好像很心疼他,但他这一次没有动。那人不知道想了些什么,却也只是看着他,那双平日里盈满情愫的眼睛里沉静一片,有些暗含的情绪,胡良伟看不清。

       陈张太康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胡良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他哭的很累,抱怨了很多,迷迷糊糊的就意识不清醒了。朦胧中,他感觉有人把他抱了起来,动作那般轻柔,很是疼惜他的样子。

       他做了一个梦,梦里面他们还是从前的样子,默契十足。梦里面的陈张太康温柔的看着他,笑的很好看。

       早上他醒了。他伸手轻轻摸了摸身边的被子。凉的,大概是一晚上都没有过人了。

       这天,没有早饭等着他了。

       他眼角还挂着彻夜未消泪痕,心里却和被子一样凉了。


       第三次和锦鲤的通话,是那边主动打来的。

       “…小胡,是我,听我说。”那边听起来犹犹豫豫的,“太康他跟公司沟通了休长假,几年内应该是不会回北京了,他应该还没有和你说吧。”

       “所以…你做好心理准备。”

       胡良伟觉得很荒唐。

       这种消息,怎么会从别人的口中来通知他。但好在,至少让他提前有了点缓冲。

       所以在那晚陈张太康淡然的和他提分手的时候,他呆愣着,什么都没有说。

      “我大概是不爱你了。”他听见那人叹息般的声音,那样轻描淡写的,说着这样残忍的话。

       其实胡良伟没有听出来有多感慨,只是觉得很疏远,很陌生。但是好像也挺合理。

       他不知道对方说不爱他了,是不是真的不爱他了。但他不愿意想了,他宁愿这只是对方打出来的幌子。

       他以为他们都在好好的工作,努力的前进,彼此陪伴着向着未来走。他们只是忙,没有太多的时间经营他们的爱情。

       可等他真的回头去看,那人已经不在原地了。

       他的爱情同落花般,凋零的残破不堪。

       他恍惚间想了很多,听着身边那人用一种近乎怀念的语气娓娓道来。

       “胡老师,你要好好生活啊。”


       再后来,这个家就只剩他一个了。


02

       陈张太康这段时间时常眼神不聚焦的发呆。

       他请了长假,却没离开北京。他在五环外一个不远不近的地方,租了间小独栋。

       他没和太多人说,只是和同工作室的几个同事浅浅提了一下。

       但论唯一知道内情的,也只有大他一些的锦鲤了。其实也只是因为,他拜托了对方在他不在的时候,好好照顾胡良伟。

       他出了些事情,不能一直陪在那人身边了。哪怕他再不舍得,他终是不该那样耽误他的。

       他挣扎了很久,最终还是选择守着那些回忆,独自一人面对。

       说他是残忍的推开,倒不如说是他太过执着的想要保护。

       他真的,是很爱他的。


       和胡良伟的相识,是一个意外。意外的合拍,意外的心动,意外的…就离不开了。

       哪怕是独自一人了,陈张太康还是觉得生活里处处是他的影子。

       在他恍惚的夜里,他闷的喘不过气时,想念就会像泄洪一般的涌入,叫他心揪起来的痛。

       但是他不能,也不敢去见他。他心里所剩无几的光留给了那人,他不想自己无意识时的举动,有伤害到那人的分毫可能。

       他更不想因为他情绪的波动而影响那人无忧无虑的生活。


       锦鲤来看他的时候,只是有些悲伤的叹着气。陈张太康听着他讲述胡良伟的近况,心里都感觉软了好几分。

       “…太康,你呢?”锦鲤看着他,担忧之情溢于言表。

       陈张太康只是笑笑,什么都没有多说。

       “…会好的!别给自己那么大压力嘛!都不爱跟我开玩笑了。”锦鲤伸手拍他,语气略显勉强的轻快了些,“多出去走走吧,家里太闷了,不适合你。”

       陈张太康不置可否,走着神,静静在心里描绘着记忆中胡良伟乖巧又可爱的样子。


03

       胡良伟很久不愿去想那些让他难受痛苦的时光了。

       刚分手的那时候,锦鲤没两天就往他家里跑,担心他情绪过激,陪他喝了很多酒。

       他知道,那是出于愧疚。那种明明知道些什么,却不肯同他说的内疚。

       他不愿意问,他知道他们不说,总有他们的道理。再说,他脸皮薄,心里却还是有些要强的。

       他觉得陈张太康实在是太过残忍了,走就走了,还要留下一些痕迹,让他无论如何都放不下。


       可日子还是要过的。

       第一年,他用工作填满自己,让大脑腾不出空余来想念。

       他忙碌的在各个棚来回奔波,以为那些回忆已经不会再冲击自己了。可是当他静下来,一个人坐在家里,看着那些曾经一起生活过的地方,他心里没由来的就会心酸。

       厨房的冰箱是陈张太康精心填满的。他知道胡良伟贪吃,专门给他备了好些吃食,还有早早研究好的完全合他胃口的菜谱。

       卧室的衣柜里,几床换洗的被子叠的整整齐齐。那人总是那般贴心,把他们的家收拾的井井有条。

       阳台上还种着几盆绿植。是陈张太康怕家里闷得慌让胡良伟心情不好,专门买来栽下的。那人还在他焦虑的皱着小脸委屈时哄他说,多看看那些欣欣向荣的盆栽,压力就会消失不见了。

       特优声夺得SSV那天,陈张太康买了个播放器送给他,放在家里,说要陪他记录以后的所有日子。

       可是现在家里没有人一早起床,在厨房里忙碌着给他做饭了。

       可是现在卧室的那床被子里没有人和他同床共枕,温柔的抱着他哄他睡觉了。

       可是现在阳台上没有人在他的抱怨声里笑着浇花,闲适的哼着小曲儿了。

       那个餐桌上摆来专门听他们广播剧的播放器,胡良伟再也没有打开过了。

       …说什么让他好好过,自己走的那么不干脆,叫他怎么放得下心来。

       …明明说着不爱他了,却还让锦鲤来照顾他,生怕他委屈了,过的不好了。

       那时的胡良伟常常这样想,强烈的不真实感把他包围,他甚至分不清这是否只是他的一厢情愿。

       他太过确认他所能感受到的一切,因而不肯相信有一天陈张太康会不爱他。


       第二年,胡良伟发现,陈张太康是真的不再配音了。他已经很久没有再听说他的消息,甚至大家聚会时提起他,也都是不甚清楚的三言两语就带过了。

       他隐隐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但又没什么思绪。

       锦鲤看起来不大愿意提起此事,在他偶然一次问起的时候,也用一副很是认真的态度,敷衍了他。

       …甚至还劝他别想了。

       啊,胡良伟看着锦鲤,有点委屈。

       那时的胡良伟想起陈张太康,已经不是悲伤了。

       他觉得自己已经不会难受了。

       只是觉得,生活好像也变得平淡了。他时常恹恹的,没什么感兴趣的事,甚至偶尔发呆,愣着就是一天。

       那种感觉就像是,生活可以过,但是总感觉缺了什么,而且…不会再回来了。

       胡良伟很明白,自己依旧如几年前那般一样在乎着他。

       只有在话筒前,他还能找回那种久违的激情。

       胡良伟很爱配音,就像他很爱陈张太康一样。哪怕他们走散了,他还是会时常听着对方的作品,想从那熟悉的声音里寻求一丝慰藉。

       …说是这样说,其实大概,他还是太过想念了。但是他没再问过锦鲤,对方若是不愿见他,他更不愿意去打扰。

       胡良伟觉得感情就是这样奇怪,他也就是那样容易恋旧。

       他在心里埋怨陈张太康的狠心,却依旧不愿跟自己较劲。既然放不下,那他就会像当初一样的去爱。

       他听着那个人的声音,就觉得心里都安定了。

       那年的年末,临近过年,锦鲤给胡良伟带了个MP3。

       胡良伟有些疑惑,却还是收下了。

       那天晚上锦鲤约了他出去喝酒,那是两年来,他第一次从锦鲤口中完整的听到关于陈张太康的消息。

       胡良伟霎时绷紧了神经,竖起耳朵听的认真。

       然而锦鲤却没有多说,只是含糊的说他情况很好,应该用不了多久就能回来了。

       胡良伟不明所以,却不多过问,又灌了两口酒,安安静静的听着。

       锦鲤还说,陈张太康托他送了新年礼物来,那个MP3,是专门送给胡良伟的。

       胡良伟一到家就匆匆找出了耳机来听。

       没有什么太丰富的内容,只是那个人用他一惯好听的嗓音,安安静静的讲了些他没有听过的故事。很细碎的日常,很安稳的平铺直叙。那人怀念一般的声音听的胡良伟的心止不住的跳,他想,这可能是那人给每个朋友都留了些的新年寒暄吧。

       …直到最后,他在哽咽中,听到了他想念了两年的,带着浓浓眷恋意味的一句话:

       “就当是我自私一回,胡老师,今年冬天很冷……我好想你。”

       他心念一动。

       好像已经过去很久了,好像一切都已经变得不一样了。

       可他熬着自己,独自走过了这些漫无目的的日子后,却越发肯定了。

       他想,真好。

       胡良伟还是只会爱陈张太康一个人。


       第三年,胡良伟身边已经有朋友想给他介绍对象了。他到了适婚的年龄,身边却迟迟没有出现那个合适的人。

       有些不了解他从前的那段往事的人,时常揶揄的问他喜欢什么样的类型。

       胡良伟脑中只有那个好像有些模糊却仍旧那么深刻的身影。

       他们那么久没见了……他好想他。

       胡良伟已经开始后悔当初迷迷糊糊的就答应分手了。

       他确信那人因为一些事瞒了他,才说那样狠心的话想要疏远他。

       真过分,胡良伟心里想着,自以为是的家伙。

       锦鲤终究不抵胡良伟百般询问,投降的说了些大概出来。

       “你们俩真是的,我就说怎么可能放得下嘛,还不是要复合的。”锦鲤十分无奈的吐槽着。

       但陈张太康究竟是出于什么事才做出这种在胡良伟看来一点都不成熟的决定的,锦鲤却是一句都不肯多说了。

       “总之呢,你不要担心了,他马上就回来了,他那小子想你想得紧,肯定不会耽搁了见你的。”

       胡良伟心里多多少少有些吃味。但他明白事理,没有刨根问底,只是浅浅在心里记下了。

       那些缠绕了他许久的伤感消失了,剩下的就只有满的快要溢出来的思念。三年堆积起来的情感,让他满心都是迫不及待。

       他有很多话想说。

       想委屈的埋怨他,想怀念的亲热他,还想…告诉他,以后不要推开他。


04

       这天没有工作,胡良伟在家睡着回笼觉赖床。

       可他总觉得有什么不太对劲的地方。

       好像,有一股馋人的饭香味顺着空气飘进来了。好香好香,胡良伟不太清醒的小脑袋朦胧的想着。

       下一秒,他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有些不敢置信的冲出卧室,往厨房看过去。

       他的视线直直撞入了一双含着笑意的温柔眼眸之中。

       是他在熟悉不过的,三年前日日夜夜都看着的那双,他爱的漂亮眼睛。

       他没忍住,一下子就哭了。

       眼泪没出息的从眼角潺潺的冒出来,他控制不住的哽咽起来,一下一下打着嗝。

       对方显然是慌了神,三两下放下了手上的东西,快步到他身边,轻柔的抱住了他。

       他听到那人歉声同他讲话。

       “小胡老师,不哭了好不好。”那人用一惯宠爱的声音轻轻的哄着他,“都是我不好,你骂我怨我,我都认。”

       陈张太康抬起手,心疼的给怀里的小泪人擦眼泪。他一早让锦鲤从马正阳那里打探了消息,悄悄回到了这个他们两人共同生活了两年的家里。

       他实在是太过想念了,想到等不及设计些什么仪式感,更连怎样解释才会被原谅的话都还没有想好,就自作主张的直接进了他的家门。

       好在胡良伟没有换掉从前的门锁,他轻易地用被他存放的安好的钥匙打开了门。

       他进门时,胡良伟还正在卧室里睡的安稳。他轻轻开了一点房门,专注的盯着看了好一会儿。

       真好,他还是他走时那般单纯美好。

       陈张太康满足的笑了,转身到厨房给他做饭。他总记得,他的小馋猫老婆最爱吃他做的早饭了。

       只是才做到了一半,就被他怔愣着哭的梨花带雨的老婆打断了。他怜惜的不行,哪还顾得上什么其他。

       胡良伟还没能缓过劲儿来,带着强烈的不真实感,直到那个熟悉的他梦里都会止不住想念的怀抱裹住了他,他才一下子收不声的大哭起来。

       “你,你,呜呜呜呜,”胡良伟打着磕巴断断续续的说不清话,“你怎么才回来呜呜呜呜,我,我,我好想你呜呜…!”

       “你上哪里了,你干什么去了,你怎么能不要我了!”

       胡良伟哭的那么伤心,把陈张太康的心都哭皱了。陈张太康舍不得的把他抱得更紧了,一下一下的轻轻拍他。

       “别哭了宝贝,慢点说,我要你,我怎么可能不要你。”他抬起胡良伟满是泪水的脸,温柔的去吻他,把那些还没能发出来的哭声都通通吞了进去。

       胡良伟胡乱的伸手打他,却只是浅浅的落在了他身上,转而变成了留恋的拥抱。

       这个吻持续了很久,久到陈张太康觉得这三年来落下的思念都通通弥补了回来,他才恋恋不舍的放开。

       胡良伟喘着气泪眼婆娑的瞪他,委屈的不行,却说什么都不肯放开紧紧抓着他衣袖的手。

       陈张太康叹了口气,在胡良伟撒娇般的耍赖中安慰他:“宝贝儿,别怕,我再也不走了,我去给你做饭好不好。”

       胡良伟哭着疯狂摇头,扑进陈张太康的怀里,把头埋在对方的颈间,沉沉的吸了一口气,一动不动,什么也不说了。

       他有太多的委屈,他说不清。他在见面前想了那么多话题,列了无数条大纲,可真的见到人了,他根本什么都想不起来,大脑一片空白,只能抓紧了不让人跑。

       他就这样缓了很久,久到他觉得他的人生已经熬过了漫长的岁月,开始新一世了,他才闷闷的再次出声。

       “以后,不要丢下我好不好。”

       陈张太康被他委屈的心肝都打了颤。

       他伸手托起胡良伟怂搭着的小脑袋,认真的看着他承诺。

       “我答应你,”他庄重又肯定,“都听你的。”


END

【仲夏繁星太湖24h 16:00】脑电波距离

【太湖七夕24h联文 16:00 第八棒】

上一棒: @草莓味的雪糕🍓 

下一棒: @二点水 


伪现实勿上升蒸煮

ooc预警


引子

 Random luck in universe 

谨此献给我的挚爱


正文


       怎么办,好像有点太过明显了。

       胡良伟下播之后,躺在床上发呆。唉,毕竟是时隔这么久的一次单独连麦,一下子有点没收住自己了。不会…被看出来了吧。


       胡良伟从特优声时候就喜欢陈张太康了。

       也不知道是哪一场,哪一刻,反正他只知道,从特优声结束了,他一颗心里装的就全是陈张太康了。

       他没有讲出来,只是默默放在心里面。毕竟,大家虽然录些耽美剧,却也不是说谁都真的能接受一个男孩子的。不讲,还可以这样悄悄的,揣着自己心里的那一份甜蜜安安稳稳的过细水长流的日子。就连他自己,在遇到这种事之前,也都坚定的认为自己不会弯的。

       可是和陈张太康在一起相处的时候,他们两个之间的那种默契,让胡良伟真的很是受用。陈张太康对他体贴又尊重,礼貌又温柔,在他紧张时会陪他唱歌帮他缓解压力,在他激动时会在他身边轻轻抱抱他,给他庆祝和鼓励。

       最开始的时候,胡良伟觉得,他和陈张太康就是那种相见恨晚的灵魂挚友,却又有些不太相同。只是他偶然在刷微博时点进了一个叫“太湖cp”的超话,他才恍然大悟,原来他是喜欢上他了。

       其实也不怪他,他们两个之间真的太过默契,那种一点就透,抛梗就接,能完全互相理解的感觉,任谁体会了都会沉醉。


       陈张太康自然也不例外。只是他对感情的感觉一向很准,他很明确的能感受到,他自己的心在和胡良伟的相处中,一点一点的越了界。

       别看陈张太康平日里顽皮爱闹,真的遇到爱的人,他整个人骨子里都渗出来温柔。胡良伟太可爱,会害羞会紧张,会在他身边乖乖的喊太康师兄,会认真的倾听他,附和着他。

       陈张太康其实很清楚,他们两个对于彼此来说,就是那个独一无二的特殊。

       但他一直不确定,胡良伟把这份感情解读到了什么地步。他不愿轻举妄动,只是一边想着不打紧,日子还长,一边用他不自觉的温柔和纵容,极尽宠溺的对待着他的这位不一样。


       就这样过了近两年。

       他们相互都在期待着一个机会,期待着可以在作品中重逢,擦出不可避免的火花。


       这次机会对胡良伟来说,无疑是上天最好的礼物。他非常庆幸自己的争气,极尽幸运的试上了“南舟”这个角色。

       他早就在无数个日夜的心悸和悄悄关注下迫不及待很久了。

       就像他在今晚的直播里说的那样,当得知是和陈张太康搭主役来录这部剧的时候,他别提有多激动了。——等了太久,对,就像太康说的一样,他们彼此之间都等了太久了。

       嗯?等等,刚刚是太康说了等太久吗?

       …他只顾附和了,根本没来得及过脑子。两年,虽然是玩了个梗,但刚刚太康的意思,是不是…

       胡良伟心烦意乱,他其实隐隐觉得,他们已经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了。但他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太过心动而产生的错觉。

       他今天晚上是真的有点冲动了。暂且不提他暗示了无数次的一个人在家,和强调了无数次的搭着一起录,光是他晚上讲的“暗恋”言论,他都觉得够后悔的了。

       明明都已经蛮谨慎的了,怎么还是一下子就不过脑子了呢。胡良伟有些焦虑的翻了个身,接着头疼。

       不过…今天晚上的太康倒是和平常没什么两样。胡良伟想着,思绪转了又转。

       今天的连麦,胡良伟其实很开心,憋了很久的一些话,借着这个机会,全数吐了出来。不只是对《万有引力》这部剧的理解,借着南舟和江舫的感情,胡良伟把自己的那一份也晕在了里面。这是一种强烈的心动,是带着无限勇气的一份暗恋。

       胡良伟一遇到陈张太康,就止不住的乖巧起来,只会随着他的节奏附和,甚至是在问到角色共同点的时候,抢着说了他同江舫一样的温柔。

       胡良伟很在乎、很重视对方,听不得对方的谦虚,受不得别人对他的指点。明明就是那么攻气的一个人,被人带上了的刻板印象,让胡良伟几乎有点上头的反驳了过去。

       他太过自然的把陈张太康和自己放在一起,用了那么多第一人称,直播的时候他觉得那是心照不宣,但是现在下了播,他倒有点隐隐的觉出些不对劲来。

       陈张太康总是那么绅士的照拂他,胡良伟嘟嘟嘴。他体谅自己的感受,轻声细语的同自己讲话,还揽下了那些麻烦的流程,只是留了自己坐享其成。

       啊啊啊,烦人,想了半天了,怎么还在这回味对方的好呢。

       群里一直在弹消息,多半是在说今晚直播效果好的。那不是肯定吗,自己嗑的那么真情实感,甚至都有点上头的代入进去了,还能不好吗。

       咦,好像混着条太康的私聊。

       胡良伟腾的一下子坐起来,赶紧捞起手机来看。

       【太康师兄:小胡老师,你睡了吗。】

       【太康师兄:胡老师,我不想等了。】

       【故意不上钩的鱼yo:没睡....啊,什么?】

       还没等胡良伟反应过来什么意思,陈张太康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胡良伟呆愣愣的接起来。

       “太康......”

       “胡老师,”不等胡良伟说完,陈张太康轻轻的打断了他,“我们这样相处已经两年了,我一直没说,怕太急吓着你。”

       陈张太康的声音从耳旁的手机中传入了胡良伟的耳朵,温柔中又有些难掩的情绪溢出来。胡良伟感觉自己的心在快节奏的扑通扑通跳个不停。他先前心里曾无限次脑内过的那种画面又忽的生了出来,他控制不住的想,难道,莫非,他们是…

       “但是现在我觉得我其实没必要想那么多的,”陈张太康轻笑一声,好似在自我调侃,说出的话却格外认真,“我今天讲了那么多,那些话虽然是站在江舫的角度在说,可是我心里亮堂的很呢。”

       说及此处,陈张太康的声音堪堪停了下来。胡良伟在一片安静中听到了自己抑制不住的心跳声。

       预感越来越强烈,也越来越清晰了。胡良伟忽的想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他甚至,已经等不及的做好决定了。

       “我摊牌了,小胡老师,我们在……”

       “好!”

       胡良伟没等陈张太康说完,就急切的喊出了声。

       陈张太康懵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噗嗤一下笑了出来:“好什么好,我还没说完呢~”

       胡良伟后知后觉,脸一下子烧起来。

       …完了…没过脑子直接给喊出来了…丢死人了…

       但是陈张太康可舍不得难为他,只是笑着又接了下去:“我们在一起吧。”他没有停顿,又接着说,“既然答应我了,就不许反悔了哦~”

       陈张太康听着电话那边传来的支支吾吾答应声,心里软的好似一汪水。他很开心,应该说,他很满足。

       当两颗心开始靠近,脑电波发出信号,互相感应,距离也一点一点的慢慢贴近。

       他长达两年的暗恋,终于结束了。


END.


【彩蛋】

陈张太康:可算钓到这只小鱼了~

胡良伟:嘿嘿,赚大了(๑>؂<๑)


“还好赶在七夕之前说了,不至于再错过一年七夕。”

“七夕快乐,我爱你。”


以后的日子,就这样永远平淡温暖的幸福下去吧。

画外不良人:

/仲夏繁星·太湖七夕24h联文活动/

 

  • Random luck in universe

  • 或许我们的相遇,也是宇宙中的随机运气

 

  • 在这个浪漫的日子里

 

  • 可以邀请你一同

  • Fall in Love in Sammer

 

太湖七夕联文活动,我们将会有十四位太太用手中的笔来书写24小时的浪漫。

 

【时间表】(以下都为lofter上的名字)

 

第一棒:2:00 不灵君(@不灵君  )

《牵挂》

 

第二棒:4:00 可胡萝卜不爱吃胡萝卜o(@可胡萝卜不爱吃胡萝卜o )

猜猜这位太太弄了什么?

 

第三棒:6:00 不遇(@不遇 )

《爱在记忆中找你》

 

第四棒:8:00 画外不良人(@画外不良人 )

《等你一首情歌王的时间》

 

第五棒:10:00 15°(@15° )

《万万没想到——约p竟然约到直男室友?!》

 

第六棒:12:00 姜太锅钓鱼(@姜太锅钓鱼. )

《玫瑰吻》

 

第七棒:14:00 草莓味的雪糕🍓(@草莓味的雪糕🍓 )

《行星恋曲》

 

第八棒:16:00 小白凉吖(@小白凉吖。 )

《脑电波距离》

 

第九棒:18:00 二点水(@二点水 )

《心动悖论》

 

第十棒:20:00 甜家一只贝贝(@甜家一只贝贝 )

《小狗》

 

第十一棒:22:00 柠檬成精了诶(@柠檬成精了诶 )

《Deja vu》

 

第十二棒:24:00 添添特海王(@添添特海王 )

《海与玫瑰》

 

【掉落】

鹣.(@鹣. )

《洛希极限》

鳐.彧(@鳐.彧 )

《清醒梦境》

 

浪漫持续加载中……

太湖‖夏日随记

小胡老师主视角

乱七八糟的时间线,最近wb磕了蛮多糖的,就自产了一下cpn的现实向小甜段~

没带人名全用的第三人称,个人习惯属于是!

ooc预警,文笔烂烂预警!

———————————————————

这几天新剧在录了。

北京疫情渐渐好转,两人见面进棚的时间渐渐多了起来。


他看着窗外,夏天的气息很浓,阳光透过街边繁盛的绿树,透下一片树荫,临窗的桌上,剧本散落着,光斑点点,明暗交替。指尖有节奏的轻点着桌面,他轻轻一笑,看的出神。

已经在录主役剧了,是个全新的题材。梁导很用心,自己也没有辜负,堪堪试上了音。心情已经不只是轻松了,准确来说,是愉悦。微博上面他没有明说,但明里暗里,暗示已经给的足够了。

梁导不愧是CP粉头子,直播里给足了大家想要的,私下里也看够了大家预想的。很好,就这样发展下去吧,大家看的开心,自己心里也甜。

那人一直没有透露什么,但其实他知道,说与不说只是一种形式罢了,日子自己在过,自己知道,就够了。

真的很好,虽然那人总是录些亮音区需要的角色,但其实,他真的很有担当,很有男友力。别人感受不到的,他都怡然自得的享受着。

前两天在棚里录音,梁导抓得紧,监棚打回了很多台词,但他知道,这机会来的不容易,每个人都想精益求精。

其实那天晚上发的照片就是那人拍的,在陪他回家的路上拍的。那天夜色撩人,那人就在他身边,和他笑着讨论白日里的录制,时不时还会轻声逗他几句。他笑的很开心,所以那天回家后,他主动勾起了那人的脖子,在他脸上轻轻亲了下。那人从来都是对他宠溺,笑着揉了揉他的头,轻轻一搂,圈住了他。很惬意,很舒服,这种相处,满是温柔。

其实不是每天都能跟那人一起在棚里录音。那日录单元剧,他和另一位老师同录,很顺利,但下了戏,他心里却全是那人。晚上回了家,那人有其他的工作,那晚没有留宿,他赌气的上了播,话里话外不离“有个朋友”。谁会吃那特色的湖北菜,其实根本是心照不宣,但他偏偏不明说。一旦真的有了什么,反而人就开始害羞,开始有意无意的悄悄回避。从前还能脸不红心不跳的一瞬而过的话语,现如今竟然也说不出口了。看着直播间里那个叫“小胡老师什么时候攻太康”的名字,他戛然一顿,没有再念下去。多少是因为有些心虚吧,毕竟在这段感情里,自己是真真正正的,逆不得了。

说起来恐怖游戏,他提起了《烟火》。很显而易见的,那是那人很喜欢的游戏,推过,播过,自主配过,甚至PV都出了来,想要做成广播剧去推广。其实就是那人提起来,他才生出了几分兴趣,但无奈,他胆子还是不够,终是没能亲自体验。鬼使神差的,他从这个明显恐怖系数较低的游戏,却一下子跳到了那较高的《诡港实录》。莫名其妙的,明明是自己更不可能接触的程度了,却还是说了。其实自己很清楚,只不过是因为,这是那人做配导而成的作品罢了。

又想起来了,那天那人发微博,说好喜欢王心凌,好甜。其实他自己也很喜欢,但是看到那条消息时,他心里还是打翻了那小小一坛,瘪着嘴去留了评论。还好,不过一会儿,那人就赶着来安抚他了。明面上,那人只是做了个退一步的回应,但暗下,那人匆匆发来的消息,只有他看到了。那人着急忙慌的哄他,语音里声音很轻,却很动听:在我心里你最甜。他撇撇嘴,转头就录了吉他弹唱,赌气一般的听着那人进了家门来温柔一搂后在他耳边宠溺的求饶。

思绪飘啊飘,一恍然,回到了桌上的那些纸页上。那人怎么还没好呀,他有些轻轻的抱怨起来。今日商场开门了,他取回了堆积的快递,见了那人和同事外出,他也有些心动了。那人并未犹豫,当下就答应了他有些撒娇一般的要求。只要一想到那人,他短短的等待时间,就会因着还未相见而变得漫长难熬。

嘟嘟嘴,他有些烦了,起身离开桌前,走进浴室冲了把脸。水打在脸上,他心里的焦躁稍稍平复。忽然,腰上一紧,他被温暖的怀抱包围,还挂着水的鼻尖传来熟悉的气息。不知何时,被哗哗啦啦的流水盖住了开门声,那人已经悄然入室。他还弯着腰,耳边却传来了那人温柔的低喃。


“我来啦,小胡老师,久等了~”


END

————————————————————

就是说,我私心里的太康就是那种温柔挂的!

第一次发小段子,多多指教~(主要还是太湖太甜了没忍住×)

基本上就是把最近的糖点串了一下~